德甲积分榜新闻网
首页   |   德甲新闻   |   电子校报   |   视频中心   |   专题新闻   |   媒体德甲   |   时政新闻   |   交流合作
您现在的位置:   欢迎进入德甲积分榜新闻网! 时政新闻 正文

贵州荔波出台政策鼓励干部带薪种甘蔗引争议
2011-12-09 作者:德甲积分榜 阅读次数:

贵州荔波颁令鼓励干部带薪种甘蔗

出台政策鼓励种植甘蔗,为当地糖厂提供原料;留职带薪引发争议,尚未有人提出申请

11月15日,贵州省荔波县政府出台文件,鼓励机关干部尤其是农技干部创办“甘蔗种植示范基地”,公务员可以带薪留职投资种甘蔗。

文件甫出,争议顿起。

这是荔波县第二次出台鼓励机关干部等人群种植甘蔗的文件,此前,在2008年,该县也曾出台文件鼓励种植甘蔗,但因为当地收购甘蔗的糖厂资金链条断裂,甘蔗烂在地里,种植者受挫。

此次新政提出,机关干部申请带薪种甘蔗,种植面积须超过100亩以上。更多人选择观望。

蒙文国决定,明年开春,家里的8亩地都种甘蔗。

他是贵州省荔波县甲良镇丙外村农民,种甘蔗是响应政府的号召。今年9月,政府工作人员到各个乡村,鼓励种植甘蔗。

鼓励农民种甘蔗同时,荔波县要求县各机关单位对应联系村,负责甘蔗种植。11月15日,荔波县又出台文件,鼓励公务员带薪留职创办“甘蔗种植示范基地”。

这一政策惹来颇多争论。

农民蒙文国一直是种甘蔗的积极响应者,几年间,他跟着荔波县的“甜蜜事业”一起“坐过山车”。

种百亩可留职带薪

3年前荔波县还曾出台“绩效挂钩”政策,要求干部都必须交纳糖蔗种植风险抵押金

11月15日,荔波县政府下发文件,鼓励机关干部尤其是农技干部创办“甘蔗种植示范基地”,凡创办示范基地面积达100亩的,允许留职带薪,享受原单位一切待遇。

机关干部种甘蔗和村干部及普通农民种甘蔗一样,出售甘蔗获利归个人,区别只有身份不同,没有更多优惠。

12月2日,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冯发新说,这一政策主要针对事业单位的农业技术人员,此外,县里正在制定严格的审批和考察程序,对申请的干部进行考核,不影响所在岗位的工作,才能通过。他称目前这一政策还在完善中。

这不是荔波县第一次鼓励公务员等种甘蔗。

2007年,荔波县时任县委书记王振金(现黔南州民政局局长)决定全县推广甘蔗,引进糖厂,发展蔗糖产业。

荔波是喀斯特地形,水稻、玉米产量低,农民贫困。除拥有个别煤矿外,几乎没任何工业。

到荔波前,王振金是贵州龙里县县长,在他推动下,龙里建成了贵州第一个县级工业园区,三年间工业产值翻番。

12月5日,王振金回忆,他去了广西考察,制糖业投入周期短、见效快。而对农民而言,甘蔗容易打理,还不影响季节性打工。

在王振金力主下,2007年底,荔波县招商引资引入广西的富方公司,投资1.5个亿在荔波建设九曲湾制糖有限公司(当地人简称“糖厂”),设计日榨3000吨糖。
2008年初,糖厂在水尧乡开工建设。荔波县给各乡镇都下达了数量巨大的种植任务。

县里出台了一系列文件:鼓励干部带薪留职创办“甘蔗种植示范点”,规定全县所有机关单位都安排一个“联系村”,包括医院、公安局、中学在内的50多家县机关单位,分别负责50多个村子的甘蔗种植任务。

当时,荔波还提出了“绩效挂钩”政策,要求从县委书记到一般干部,都必须交纳糖蔗种植风险抵押金,从300元到5000元不等。只有完成相应糖蔗种植任务,才退还。王振金带头交了5000元。

荔波县工商局公务员林飞(化名)记得,当年文件一出,立刻“全民总动员”。各单位抽调人手组成工作组,进村动员种甘蔗。

资金短缺糖厂停工

甘蔗种了,糖厂开建了,但审批迟迟下不来,资金链断裂,糖厂最终停工

今年10月,蒙文国听到的甘蔗种植政策是,糖厂一亩地免费提供100公斤肥料,180元补助,还可赊购种子。此外,镇政府提供部分资金补助。

蒙文国算了算,几乎是零成本,他动心了。

此前,在2008年时,他也动过心。当时的条件是,赊借甘蔗种子和化肥,并承诺最低收购价260元一吨。

2008年春天,公务员林飞到乡村去动员种甘蔗,“多喝酒,喝痛快了,人家看在兄弟情意上就种一点”。

甲良镇丙外村是林业局的“联系村”,只有蒙文国响应,其他村民,被“逼”急了,一家也只肯拿出几分地。

甲良镇的任务是2500亩,镇政府采取了强硬措施。此前,2007年时,丙外村干塘组的22户农民的房屋因火灾被烧毁,镇政府下令,想拿到补助款,就必须种六七亩甘蔗。

“全组就22户种了甘蔗。”干塘组组长潘启亮说。

荔波县当时一系列政策,在林飞看来过于强势,“许多农民有抵触情绪,一些公务员也觉得被‘不务正业’了。”

当时,荔波县还专门成立了“糖蔗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据“糖办”统计,2008年荔波县甘蔗种植实现“跨越式发展”:当年种植34000亩,比上一年度增加近3万亩。

当年,蒙文国在自家土地上全种了甘蔗。到秋天,他估摸了一下,亩产至少4吨,按保底价260元一吨,可卖近万元,刨去成本,大概能赚4000元。

蒙文国的小算盘漏算了一点——九曲湾糖厂停工了。

受金融危机影响,糖价暴跌,投资一亿多,富方公司资金链断裂,无力继续投资。而糖厂无法从银行贷款,因为审批手续没有办下来,换句话说,九曲湾糖厂当时是个“黑厂”。

荔波县一名县领导透露,糖厂项目被卡的主要原因是:王振金的发展思路与贵州前任省领导的思路相左,“省领导曾明确指示荔波应该只发展旅游业,不要搞工业。”

今年11月30日,糖厂办公室主任郭永光提及当年仍觉惋惜,他说如果能借到几千万,就能把厂建起来,审批手续办下来就可以开榨,从而进入良性循环。
甘蔗烂地里难补偿

村民越想越气,拉了两车甘蔗,倾倒在镇政府门口

荔波的甘蔗种植,在2008年连遭波折。

2008年11月,荔波北部出现严重霜冻,四个乡镇的甘蔗被冻坏了。

霜冻过后,蒙文国地里的大部分甘蔗都被冻死了。他和其他村民找到镇政府。镇政府说糖厂负责收甘蔗的事,村民找到糖厂,糖厂又说广西母公司负责。

“我们像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最后也不知道母公司在哪里,就只好回来。”12月2日,蒙文国说。

等待中,甲良镇丙外村的甘蔗几乎都坏在了地里。

九曲湾糖厂派人到田间估算产量,以每吨220元补偿。蒙文国的甘蔗被估了二十多吨,总共应得5000多元补偿,比他预想少了近3000元。

估算过后,九曲湾糖厂称,暂时没资金支付。

甘蔗烂在地里,补偿拿不到手。干塘组的村民越想越气,拉了两车甘蔗,倾倒在甲良镇政府门口,将大门堵得水泄不通。

“谁让我们种的甘蔗,就把甘蔗还给他。”组长潘启亮说。

林飞说,2008年秋天,农民情绪爆发的同时,公务员也怨声载道。许多公务员都不好意思再去见“联系村”的蔗农。

在当时混乱的情况下,还出现针对县委书记王振金的举报信。虽然纪委后来查明并不属实,但王振金还是被调离。

2009年春,“甘蔗”从县里各种文件中消失了。糖厂也看不到开工的迹象。

王振金刚调走一个月,2009年2月,糖厂的审批手续下来了。

不过,王振金的去职,让富方公司对进一步投资缺乏信心。荔波县的“甜蜜事业”也就此搁浅。

荔波县农办工作人员何贵良说,2009年,北部四乡镇已看不到甘蔗种植,南部甘蔗种植面积也少了近一半。

2010年初,荔波县未出台关于甘蔗种植的新政策。蒙文国——丙外村里仅存的甘蔗种植户,将田里的甘蔗根刨掉,改种水稻。

糖厂复建再动员

糖厂获得资金重新开工,不过,今年荔波甘蔗的种植面积,只是2008年的四分之一

今年春天,镇上工作人员和糖厂的技术员,再次到村里动员种甘蔗。蒙文国外出打零工,没有参加动员会。

县糖办介绍,春天的动员,在荔波县南部乡镇,开展还算顺利。但在北部乡镇,工作人员遭遇不少“白眼”。

在丙外村,少有村民去参加动员会。“耍了我们一次,还敢再来。”干塘组的潘启亮说。

工作人员告诉村民,糖厂复建,今年底就要开榨。

然而,2008年以来,九曲湾糖厂一粒糖也没生产出来,厂房只建成了七成左右。这座“烂尾”工厂一直静静待在水尧乡的坡地上。

转机出现在2011年初。南华糖业集团买下了九曲湾糖厂,重新注资,于今年1月14日更名为贵州荔波南华糖业有限公司。

荔波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冯发新认为,九曲湾糖厂能够起死回生,与贵州省的工业强省战略密不可分。

2010年8月,黑龙江省原省长栗战书出任贵州省省委书记,江苏省原副省长赵克志出任贵州省长。这两名省领导都来自工业发达地区,上任后,当年10月,贵州省提出工业强省战略。

南华集团买下九曲湾糖厂,立刻恢复建设。开工仪式上,县领导班子在主席台一字排开,背后的标语牌上写着“抓原料、促和谐、上水平”。

“抓原料”行动,随后在全县展开。县糖办负责人韦开典称,年初的种植动员主要在南部几个乡进行,北方的乡镇以宣传为主。

荔波县糖办的数据显示,荔波全县今年春的甘蔗动员并不成功,今年甘蔗种植面积约为8663亩,只有2008年底的约四分之一。

村民怕重蹈覆辙

干塘组村民不为所动,“我们有心理阴影了,还是看看其他村民明年种植的情况再说”

今年贵州大旱,蒙文国种的水稻全部旱死了。丙外村随处可见地里未收割的枯黄水稻。

10月,蒙文国领了救济粮。种了这么多田,反被“救济”了。这让他格外郁闷,他说明年说什么也不种水稻了,一定要换个耐旱的作物。

这时,糖厂的技术员和乡镇干部又来到丙外村,宣传2012年的甘蔗种植政策。

觉得种植政策还不错,蒙文国又动心了。不过,干塘组的村民仍不为所动,“我们有心理阴影了,还是看看其他村民明年种植的情况再说。”村民潘启亮说。

“镇政府同样有心理阴影。”甲良镇副镇长甘吉学说,他担心再闹出什么矛盾。因此,镇上只是“适度”鼓励农民种植甘蔗。

甘蔗推广的困难,还出现在很多乡里。瑶麓乡的罗副乡长介绍,乡里的任务是600亩,乡干部目前还在耐心做工作。村民大都在观望,想等明年结果出来再决定种不种。

截至今年11月18日,荔波县落实明年甘蔗种植任务25206亩。不过,北方的几个乡完成任务的只有五成或更少。

目前,糖厂的日榨量为3000吨,每年共需约40万吨甘蔗,这意味着,荔波县甘蔗种植亩数要到10万亩才能满足糖厂需求。

荔波县农办副主任韦开典说,县里计划2012年甘蔗种植新增3.5万亩,在未来两到三年,达到10万亩。

尚未有干部申请

网友评论这是“拿公家的钱干自己的事”,荔波县称不想“站着说话不腰疼”,所以鼓励干部带头

11月30日下午,南华糖业水尧糖厂的厂房里一片忙碌,工人们正在装配和焊接设备。

县里曾组织村民代表参观了正在装配设备的糖厂。听了代表们的反馈,蒙文国感觉有信心。最终打动他的,是镇政府的一纸合同。合同约定甘蔗最低收购价450元一吨,“签了合同,糖厂和政府就不会赖账了”。

于是,他再次决定,明年在8亩地上全种上甘蔗。

糖厂办公室主任郭永光说,12月底就可以开榨。但今年荔波的甘蔗产量只够留明年的种子,几乎没多余的甘蔗榨糖。“从经济的角度,糖厂是不想榨糖的。工厂一旦开榨,维护费用很高。今年开榨其实并不划算。”

不过,荔波县政府提出,今年一定要开榨,要拿白花花的糖给农民看,让农民放心种甘蔗。

糖厂同意了县里的意见。他们也希望此举能打消农民的种植疑虑。“我们这几年喊了太多‘狼来了’,今年一定要让群众恢复对政府和对糖厂的信心。”冯发新说。

冯发新介绍,2008年鼓励种甘蔗的政策公布后,并没有机关干部带薪种示范田,部分政府机关投资雇人开辟了部分示范田。其中,农办投资种了300亩示范田,但糖厂没建成,这块田后来包给广西人去种。

今年鼓励机关干部种甘蔗的政策刚出台,有网友评论说,这是“拿公家的钱干自己的事。”而根据《公务员管理法》,公务员因工作需要在机关外兼职,应当经有关机关批准,并不得领取兼职报酬。

副县长冯发新说,荔波是少数民族县,推行新产业非常困难,“农民总说我们站着说话不腰疼,自己来种一种试试”。他认为,公务员有薪水保障后,更有实力包种大块田地,形成规模经济,起到带头作用。

据介绍,目前荔波各乡镇的公务员大都知道了“带薪种甘蔗”的政策,不过,目前还没有公务员提出申请。

瑶麓乡的罗副乡长说,要种植超过100亩才可以,按乡镇公务员的工资,大部分人拿不出这笔钱来投资。即使无息贷款,能承担风险的人也不多。

此外,他说瑶麓乡面临人手紧缺问题,“一岗一人,你走了,谁干活?”因此,他认为,最后真正提出申请并通过考察的干部不会多。

机关干部申请“带薪种甘蔗”,要种植超过100亩才可以,按乡镇公务员的工资,大部分人拿不出这笔钱来投资。即使无息贷款,能承担风险的人也不多。 ——荔波县瑶麓乡罗副乡长

上一条:党报:部分城市高房价未根本改变 调控不能放松 下一条:工程院增院士高官全部落选

德甲积分榜2019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433-2732235     电子邮箱:
ybunews@ybu.edu.c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