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积分榜新闻网
首页   |   德甲新闻   |   电子校报   |   视频中心   |   专题新闻   |   媒体德甲   |   时政新闻   |   交流合作
您现在的位置:   欢迎进入德甲积分榜新闻网! 时政新闻 正文

校车安全问题被指为农村中小学撤并系列后遗症
2011-11-22 作者:德甲积分榜 阅读次数:

奈的校车

农村中小学撤并系列后遗症待解

马纪朝

清晨6点20分,刺骨寒风呼啸,马小福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起来,一番哭闹之后,便被妈妈拖拽着来到村口的马路,等待那辆用面包车改装的校车出现。

今年不到5岁的马小福来自河南省许昌市鄢陵县冯岗村。

7时15分,一辆播放着儿童音乐的面包车,缓缓停靠在马小福的面前,空间不到7平方米的车内,已经塞满了10多个孩子,甚至连走动的空间都没有。

7时40分,这辆以运货为主业的面包车塞着近30个孩子最终停靠在距离冯岗村八里之遥的另一个村庄,来自周边六七个村庄的50多名孩子,都在这里的一家幼儿园就读。

每天清晨,他们被塞入拥挤的车内迎着蒙蒙的雾霭,颠簸七八里路去上学;傍晚,他们再一路摇摇摆摆着被送到自己的家。

由于一些农村中学龄儿童的数量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农村中小学面临被裁减的命运,更多与马小福年龄相仿的儿童,不得不四处奔波求学,超载成为无奈的常态。

他们“命系”这些颤颤悠悠的校车。

QQ校车

“每天孩子去上学,心里都很紧张,可家里开个饭店,整天忙,孩子没人看,又只能送到幼儿园。”马小福的母亲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现在村里有3000多人,很多孩子都跟着父母出去打工了,真正待在村里的孩子很少,附近没有幼儿园,只好每天提心吊胆着,把孩子送到外村的幼儿园去。

此种情况同样发生在与鄢陵县冯岗村相隔数百公里之遥的焦作市博爱县柏山村。

来自该村的刘玲玲比马小福大两岁,她同样需要在每天清晨6点半起床,然后乘坐同村的校车,前往近20里外的县城小学就读一年级。

在刘玲玲的父亲刘大明的眼中,这甚至不能算是校车。

“其实就是辆奇瑞QQ,还不是学校的,而是同村一个村民的,空间比普通的面包车小很多,但也被改装成两排座位。”他说,包括这名车主的孩子在内,村里的10多名孩子,每天都靠这辆奇瑞QQ去上学。

提起刚刚发生不久的甘肃校车车祸,刘大明难掩痛苦与纠结。

“说实话,我现在真是非常非常担心。”刘大明说,像他们这种情况,要是不出事还好,可要是万一出事,甚至连找人家打官司都不太可能,“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朋友,真出事儿了,我又能怎么办?”

但刘大明别无选择:孩子,总得上学啊。

由于一些农村中小学被裁减或撤并,孩子们的求学选择变得越来越少,上学路则变得更加漫长和颠簸。

一名来自河南教育系统的知情人士说,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校都是“划片招生、就近入学”。

按照河南省教育厅公布的对农村中小学布局结构进行调整的意见,农村小学布局调整要在坚持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按照相对集中、规模适度的原则,进一步调整撤并一些村小和教学点。

“小学一年级适龄儿童数不足30人的一般不再设成建制小学。”河南省教育厅在出台于去年底的《关于进一步推进中小学布局调整意见的通知》中如此部署,但同时强调,在交通不便或距离较远的村要保留必要的教学点,方便低年级学生就学。

与柏山村类似,包括该市司窑村、李洼村、水运村以及阎庄等多个规模较小的村庄在内,其所在村庄的中小学均被裁撤。

按照官方的解释,这些中小学的被裁并,将重点解决学校数量不足、容量不够、规模较小、布局不合理、发展不均衡、建设不配套等问题。

一份由周口市教育局提供的资料显示,周口市将在2015年实现全市小学数量由3789所减少为1582所的目标,而遍布周口乡村的广大农村内外的中小学,更是此次被裁减的重点对象。

该资料显示,到2015年,周口农村的中小学,将在5年内减少2313所,这意味着有着近4000个村庄的周口市,最终将仅剩下1357所小学,平均3个村庄才有1所小学,这也同时意味着,更多村庄的孩子,将不得不到数公里外的学校就读。

事实上,教育部早已在去年发文要求地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在调整中小学布局时,要统筹考虑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未来人口变动状况和人民群众的现实需要,对条件尚不成熟的农村地区,要暂缓实施布局调整。

兼职运货车

对这些不过六七岁的孩子而言,校车将成为他们上学的唯一的交通工具。

但很多学校没有自己的校车。

7岁的刘玲玲乘坐的校车,实际上是同村一个村民的奇瑞QQ改装的,该村民的孩子是刘玲玲的校友,为了送自己的孩子上学,专门借钱买了辆奇瑞QQ。

刘大明得知此事后,便与他商量,每月给他送点油钱,让他在送自己孩子上学的同时,也捎带上刘玲玲。

此后,更多孩子的父母知道了这名奇瑞车主,均采用与刘大明类似的方法,或者每个月送点油钱,或者每个月包个红包,让这名奇瑞车主捎带上自己的孩子。

眼看着搭车孩子越来越多,这名车主最终把后面的座位拆掉,重新进行了改装。

如今,这辆校车已经可以塞下10多名与刘玲玲年龄相仿的孩子。

更多原本经营客运、货运的车主则逐渐将这些孩子作为挣钱的对象。

马小福的母亲告诉本报记者,马小福所乘坐的面包车就是当地一个物流公司兼职搞的。

“我看这辆车的后面,还打着这家物流公司的名字。”她说,每天这辆面包车先是在早晨把孩子们送到幼儿园,然后撤下座位,拉上各种货物,运送到不同的地点,之后,又在下午4点多时返回幼儿园,将包括马小福在内的50多名孩子分两趟送回各自家中,幼儿园按月与该物流公司结算费用。

“超员超载、薄利多销,是这些黑校车盈利的主要途径。”河南大学一名研究校车安全的教授指出,由于这些车辆大多在乡镇内的村级公路上行驶,而交警、路政稽查人员较少到此巡查,加上驾驶员们心存侥幸心理,认为即使被抓住稍微掏点钱也能“摆平”,致使这些黑校车在河南乡村愈演愈烈。

一名来自焦作市教育系统的教师向本报记者透露,在当地,很多学校怕出事担责任,都是以租赁车辆的形式运营校车,而对于所租赁车辆的安全,这些学校则很少关心。

这名教师表示,有的学校甚至还与这些车辆所有人签订“如果这些校车发生事故,赔偿责任人是车辆实际所有人,学校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的合同。

目前,上周发生的甘肃省正宁县校车事故已经引起各地政府的关注,马小福们上学路上的“定时炸弹”仍待一一排除。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条:国务院:政府各部门应配备中低档公务用车 下一条:130万人通过国考资格审查 昨天起可打印准考证

德甲积分榜2019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0433-2732235     电子邮箱:
ybunews@ybu.edu.c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